奶青

总是被甜死~~~

【也青】竹马之交(兄弟)

也青七夕快乐
biu~❤
有上文,点头像
——正文——
王也现在是实实在在确定自己为什么有意无意就烫起来了。

他突然发觉和诸葛青做了这么久的兄弟,特么做出感情来了,日久生情是真的……

这还真不能怪他,谁让诸葛青有意无意就撩他一下。擦枪走火都已经是小事了,好吗?

可这下王也就真的难办了,兄弟啊,什么是兄弟,人诸葛青好好的和你当朋友啊,你居然想泡他?那又能怎么办呢?两个人同班又同桌宿舍里邻床还暧昧,要不是诸葛青天天在外面沾花惹草,撩猫逗狗,真的,连老师都以为两个人早恋。

行吧行吧,喜欢人又不犯罪。况且像诸葛青这样对谁都一个样的,就是素不相识的小学妹躺在那里了,他还不是照顾的无微不至。

也许吧……

嗐,难不成,他就真的只对我一个人好?想太多。

“老王,听说你感冒了?”一号损友张楚岚从他背后探出个脑袋。

“什么呀,小病而已……连病都扯不上。”王也摆摆手。

“可老青说你发烧了,中暑了,头痛欲裂,生不如死……”

“我靠,这什么鬼?我一大活人好好站在你面前你觉得我有什么事吗?这孙子说谁呢,他人呢?教训教训他看看我是不是真的生不如死。”王也额头上的青筋暴起。

这丫居然背着自己这么顺口开河,想想还因为他照顾自己有点小感动,现在这种感动只随怒意所吞噬,如今只想请他吃土……

“那家伙,肯定在哪个角落里胡乱撩妹呐,毕竟今天这么有意义。”碧莲翻着白眼,对诸葛青的天生丽质咬牙切齿。

“今天?额,emmmmm……”

“不是吧老王,您不看日历的吗?哥们你还真打算和我一样…不是,和神仙过日子去?”

“啧,什么跟什么呀,尽说些没用的。”王也嫌弃的看看他。

“八幺七,七夕呐。”

“七夕?我还真给忘了。”王也摸摸自己口袋,好像还有一点碎银子,喃喃着,“请客出去吃个饭应该是够的了。”

碧莲一想王道长连今天是七夕都不知道,那她是肯定没有伴儿了,于是好不亲密的往王道长的肩膀上一搭:“也哥,没人陪过没事,你看我活的照样好好的,我看我们这儿也就你和我这样英明的人才不会一门心思都在恋爱上,是不是要请客,也哥大气,走!下馆子!”

王也很没好气的拍掉他的手说:“滚滚滚,我是想请老青吃顿来着……”

“我靠!我就搞不懂了诸葛青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还不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的,小女生也就算了也哥你也这样?我的天看不出来诸葛青还男女通吃啊。”

“你赶紧把你脑子里龌龊的想法都给洗掉,人上次照顾我啦,还个人情(顺便喂他吃土)。我现在好了么你在这里瞎关心当时哪去了?不说了我找人去了。”

碧莲留在原地嘟囔:“切,还人情还非挑今天,您真当诸葛青没人约啊。”

只是这话很轻,没敢让王也听到。

——
果不其然诸葛青真和一个有几分姿色的女孩待一起。那少年瘦的恰到好处,校服在身穿出名牌的效果,裤子卷起三分之一露出精致的脚踝,白的透亮。

有说有笑,真别说还蛮养眼……

王也不知咋的哪里一股自己都说不上来的火气催着他一双长腿跨过去,抓起那男孩的手就要走。

那男孩不依。

“老……老王?”

“嗯,回去了。”王也没看他,只是拽着走。

“不是这还有个妹妹……”

“学妹,这家伙靠不住,你别听她在这跟你骗,听我一句,好好学习哈。”王也对那姑娘毫无真心的说了一句,在妹子一脸懵逼之下活生生把人拽走了。

诸葛青想撒手,可惜也总不让不肯,那蛮力自己这小细胳膊比不上。

也总终于放了手。

“老王,你让妹子好好学习的确是对的,但你不能就这么破坏我的名声,什么叫我靠不住,什么叫我在跟她骗?你说人妹子要是传出去我以后怎么撩?”

“帅哥,你高中不谈恋爱不会死。再说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考大学吗?”

“……我说不过你,那你总能告诉我干嘛把我突然揪出来吧?”诸葛青甩甩手腕,王也手心一股莫名的高温,灼伤算不上,可确实让诸葛青手腕发热。

“其实你这人,真的蛮怕热的。”诸葛青又说。

“……嗯。”也就和你一起这样……

“我请你吃饭。”

“我天!也总,我刚才差一丢丢就要到人家微信了,这个七夕我本来可以圆满度过的,您一顿饭就抵我一个节了?”

“嘿,你这孙贼,牛郎织女的节日,你跟着瞎凑什么热闹?甭多说,爱吃不吃。”

“您都把我拉这儿来了,我不吃您的咋整?您说你抛给我的选项是不是有点毛病啊?”

“……”

成,都我错。

有时候吧,冲动真的可以战胜理智。两条腿不经过大脑就冲上去了,王也也没法。

吃了新鲜的驴打滚,又香又糯,黏黏的豆沙松软可口,一股浓郁的黄豆粉气味。茯苓饼也是获得诸葛青的好评,狐狸嘴刁,酷爱甜食,果脯蜜饯吃了个遍,还与王也手撕北京烤鸭,汁味浓厚,打嘴不放。

王也亏空了钱包,养饱了狐狸的肚子。

“唉,七夕居然是和你一起过的,现在想想还是亏了。”

“祖宗,请你吃一顿我下个月生活费都没有着落了。你吃饱了看看要不要点土来当个饭后甜点?”
说着抬手投来一阵土河车。

诸葛青小腰一闪躲过了:“王也,好歹我在你生病的时候照顾你了吧,你说你一孤寡老人七夕没人陪我还放弃自己的性福来陪你,我真的够兄弟了。”

兄弟?

“是啊,可是老青啊……”

王也伸出胳膊绕过他的脖颈,往自己身上一拉,两人的鼻子碰到一起,属于王也的气息一下子浓了也热了:“怎么办呢老青,我不想和你做兄弟了……”

“回去了。”王也从嘴角挤出三个字,转身走了,没想着等诸葛青。

诸葛青摸摸自己发痛的鼻子,王也的手是真的烫,他的后颈竟然有了被灼伤的感觉。

他什么意思啊……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