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青

总是被甜死~~~

【也青】竹马之交(青春啊)

满屏ooc
文笔幼稚园^O^*
上篇请狠-戳头像~
——正文——
诸葛青从小就白净。

这王也知道的。俩人既不对门也不邻里,但要去对方家里也就几步路的事。二人母亲又是姊妹相称,生了儿子自然也是从小腻到大。

每每想到那是王也顶着好笑的中分大叔头,一颠一颠跑向他给他送早餐。嘴里还非数落他几句,总说这是最后一次,可诸葛青知道想要有人跑腿,不还是一句撒娇的事?我们青仔作为人见人爱的小男孩,天天顶着个大眼灯出门像喝了几升蜜,见人就喊,还都喊“哥哥姐姐”,婴儿肥还未丢,所以老被掐咧,反正一万个讨喜。

后来都蓄了长发。王也换个发型吧,也没变多少,再加上他懒散,那样不爱打理,长发也无精打采,虽说多多少少有被女孩搭过讪,可那副病态模样总给人拒之门外,诸葛青真真佩服自己和这种人也能好处。

后来随口说了王也让他对女孩要宠,要会撩,这货就回了一个字:懒。

诸葛青就老是嫌他:明明生的一副不坏的皮相,硬是把自己活成了个老道士。可青仔就不同啦,长发蓄到了腰部,青丝一晃一晃,像逗猫的细绳,眼睛倒是越来越眯,最后跟闭上了似的。可这丝毫影响不到他撩人的帅气,现在就随便比个小心心,那也是肯定有几个无知少女要上钩,于是王也也嫌他。就是生了副忒好的皮相,成了个祸害,造孽。

可王道长没成想这诸葛亲不仅仅祸害那些姑娘,自己好像也得搭进去……

诸葛青太白了。他俩一起升的小学初中,入高中以后少说军训不下几次。天天大暴晒,王也自己黑倒也不在乎,反正都差不多。本替他的祸害想着晒黑了,能少有几个可怜的娃往他的背带裤下撞,可黑能拉低青仔的颜值吗?黑能封印青仔的撩妹十八式吗?显然不行。

况且诸葛青还晒不黑,王也怀疑这人是不是根本没有黑色素。

“那什么老青啊,南方人都这么不怕晒吗?”王也有次实在耐不住好奇心,问了句。

“嗯?不能吧,南方姑娘也受不了大太阳啊,哪个不是抹了三层防晒才敢出门。”

“那……那那那你这也太过分了吧?”王也拽过他纤细胳膊和自己的一笔划,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肤色差,真是要了命了。

诸葛青笑嘻嘻抽回了手,王也劲儿不大,可还是在他手腕处留下一圈的爪印。白里透着红,更白了……

靠,这祸害不仅白,还贼瘦……

“老王,这是上天赐的,你不用嫉妒我,你也羡慕不来,谁让我被选作为命运的宠儿呢。天赋,天赋罢了。”诸葛青似是好没办法摊开手,叹了口气。

王也被这嚣张的人儿气的嘴巴好塞中风。

于是下决心要早些使好土河车可不能再偷懒了。这孙贼还真会上房揭瓦……

回神是诸葛青已然跨出去几步,摆手说自己去买瓶水喝。

王也低头盯着自己的手,他的手毫无压力的就把诸葛青的整个手腕包在手心,虽然时间不长可手心内的高温提醒自己:皮是真的皮,瘦也是真的瘦。

俩人打穿尿布起,就已经打成一片,明明连说话都困难,可只要把俩小孩放到一个摇篮里,婴语就停不下来,最后没声了,王也或诸葛青的妈妈蹑脚过去一瞧,两只小手握的牢,脑门儿也顶着,竟都入了睡,抱走其中哪一个,都得醒,还要闹哭上好一阵,可只要你把他放下,让俩小只碰到,就真的奇迹般都停止哭闹。

索性就这么一起长,待二人真的褪去那几分稚嫩,待他们意识到荏苒岁月真的无情,眨眼已成青少年。

那又怎样?

“喏,给你,啥饮料都不喝就你不是高中生。”诸葛青小跑着,递给王也一杯农夫:“冰过,这天真够躁的。”诸葛青自己开了瓶汽水,咕咚仰头喝了几口,还是白的发亮的喉结,上下动了动。

王也咽了口唾沫。“咋的想喝?切,热的受不了了吧?这水是白买了,给,还小半瓶呢。”诸葛青手里的汽水就转到王也手上。

王也也只是盯着没喝。诸葛青皱眉,再怼他:“又咋了也总?你喝我汽水我还没乐意呢,您嫌弃就别喝……”

话还没说完,王也就把手里的汽水干到底。喝的急促,二氧化碳堵在鼻翼难受的紧,冰凉凉的爽意覆盖全身,王也不禁打了个颤。汽水解不了渴,王也开了手里的矿泉水,又是咕咚好几大口。

“嘿!谁叫你喝完的?我还没喝够呢,也不晓得给我留?!”诸葛青睁眼不满的看他,自己只喝了点儿好吧,这厮直接给吹了,啤酒明明一沾就倒的……

“靠,你悠着些,别在这表演吹瓶了好吧?”诸葛青夺去王也手里岌岌可危的半瓶水,对着瓶口就喝了。

王也只瞧着没说话,瞧着那张唇因为急切没能容下全部还害那水顺着流下不少,诸葛青不顾及形象的擦了一把,可来不及几滴还是湿了他的校服衬衫。

“算了算了,晚课还得上,走啊也总?”诸葛青又跑走了。

王也摸摸耳朵,果然热的不行,王也就搞不懂了为啥自己就这么怕热呢?唉……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