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青

总是被甜死~~~

【也青】竹马之交(儿时)不行小时候太可爱下不去手

ooc严重
需要承受能力强的读者
嗯,就这样。超级短超级短,芋头粮严重不足
慢慢长大呐……

——正文——
“王也啊……死了,死了,这次是真的啊。”
稚嫩的音域回荡在房间里,只有七岁的小诸葛青翘着一双细白的小短腿,整个身子像是没骨头架子撑着一般挂在沙发上。

“你又作妖?”电话那头传来王也颇有无奈的声音。

“真的呐,你再不来,我看我就是真惨死在家里了……”

“我呸!什么难听的话你都说的出口?说吧,什么事?”小王也抬手抓了抓自己还没长长的头发。

“我啊,我家里没个人嘞,可你要知道啊,我连早餐都没吃,醒来到现在一点解馋的东西都没的哦~”诸葛青换了个姿势,仰躺在沙发上,“饿死我啦!”

“……你可少说些话吧,还能少花些精力饿不至死。”王也嘁鼻。

“哇你这什么人呐!你眼睁睁看我死在家里,你替我收拾啊兄弟?我跟你说,我真要没命了也不得让你安宁哦!很凶的哦!喂?你在听哦!”

“叮咚——”

“谁啊?”诸葛青跳下沙发,那猫眼他也够不着啊,又屁颠屁颠找了个凳子爬上去瞧,却又是什么都没看着。

咋整啊,不让给陌生人家开门的哦……

算了,我怕啥,诸葛家的骄傲耶,要真是坏蛋我又不是打不过。

嘴上这么说的,诸葛青还是磨磨蹭蹭不开门,门外的人也不按门铃了,直接改敲的,那声音又把诸葛青吓一激灵,只好快些开门。

“不是快饿死了吗?怎么着?还纠结该不该开门哪?”王也迈进去,把手里的袋子递给他:“这个点只有灌汤包了哈,豆浆都给卖光了,真是的为什么不早点说?”

“我勒个去这么神速,王也你以后当快递员肯定好评如潮!”诸葛青往嘴里塞了个包子,滑腻的汤汁爆在嘴里,舒服啊。

“还贫还贫?我告你要不是念咱俩交情深,你就烂在家里都不干我事。”王也光着脚丫蹦到沙发上,明明与诸葛青同龄的人,脸上老有种成熟到诡异的感觉,天山童姥般都不知心里年龄得多大岁数。

“是是是,我命好,行吗?我刚还给你打电话呢……等等,你来那快的,其实我电话里说啥你都没听吧?”

俩人家里都是老式的座机,王也也不能捧着个电机到处跑啊,那自己bb这么久的,还没人听呗。

“嗨,你介那玩意儿干啥?分我个,跑过来可把我累惨了。”

诸葛青递了他一个。

“干嘛不按门铃?你敲门那么急我肯定不敢开啊。”

“谁……谁让你家门铃安那么高,我跳起来能按出声就不错了好嘛?”
王也还想伸手要一个,诸葛青硬是把剩下两个包子都往嘴里塞,腮帮子那鼓得跟要炸了似的,含糊着说:“没了……”

“……我去你不给就不给呗,小心噎死啊。”王也开始怀疑诸葛青的嘴里能塞下多大的东西,那一个包子就有他半个脸了,更何况他塞了俩……

“你能不能见我点好啊……”诸葛青已经把包子全都吞下,咂吧两下嘴,好像是饱了。

“你下次再这样,我可得收你跑腿费了哈!”王也挠挠肚子,这小子,认识他以后坑了我多少早餐钱一个子儿都没收他,我亏个半死。

“别介啊也哥,你家得多有钱,就别和我一普通人家的孩子计较了吧?”

“那不行,我挥霍的都是自己压岁钱,哪能都被你拿去吃了呀?”

“哦~那好说,你要我还这个是不?”

诸葛青也蹦到沙发上,由于失衡王也朝诸葛青那边倒去,诸葛青不躲不闪在王也的脑门上就是一个响亮的吧唧。

惊的我们小也总好阵子讲不出话来。

“哥呀,一个够不够?不够我再补你一个?”诸葛青睁着那天真烂漫的眼睛问。

万分庆幸此时的王也还不会耍土河车。

“……我回去了……”王也看也不看诸葛青一眼,直接低着头飞了出去“啪嗒”一声把门关上。

那祖宗还不自知干了什么好事,笑着“目送”王也。

王也靠着门,感觉耳朵烫的快要熟了。“还是诸葛青家里面凉快,这大热天是要把人烤死吗?”王也擦把虚汗。

这竹马,宠着就不知天高地厚了……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