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青

总是被甜死~~~

我爱台风^O^

放假真开心。明天又要走了。。。
涨粉激情码文( ˘꒳˘ )来啊一起吹台风!
听了走马后的小短文,真的很好听(推荐)

【也青】道心不坚定
——正文——
王也被诸葛青遛北京坑了这么多次,也去了趟浙江玩,赶巧了的台风吹到王也怀疑人生。

“走啊老王,吹台风去啊。”诸葛青伸了个懒腰,提议。

王也看看那摇枝摆叶可怜兮兮的老樟树,听到那狂风拍打门窗的嘶吼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心念不是这狐狸烧坏脑子了狐狸毛还没长齐呢还学人家吹台风呢……

“老青你别闹了,这七级风一吹还不把我吹回老家去,咱就在屋里待着吧。”王也笑笑,仰头饮完自己老干部水杯里剩下一点茶渣泡开的温水。

“别介啊台风好容易来一次呢~这是一年一度的吹台风节好吧?”诸葛青不太高兴的撇撇嘴。

“行了行了,真别去了,被风一吹我发际线还能不能救了,真给我吹秃了不合适……”王也少见的拿自己的发量梗说事。

可诸葛青似是铁了心:“你去不去?”

“……不是啊老青,你想,先不说我,你这小身板,受了凉我还得照顾你是吧?这唯弊不利的事咱别吃亏。”

“去不去?”诸葛青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度。

“老青,道家也养生啊,咱祖师爷爷可在乎后辈健康了,风吹多了伤脑神经,到时候头痛我心疼……”

“不去?”诸葛青换了个问法。“不是不想哈,是真对身体不好。”王也前一秒佩服自己还能借祖师爷爷给自个儿留的道家养生法沾沾自喜,后一秒就看见诸葛青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拨了个号。

“喂?傅蓉,我是诸葛青啊,浙江浪呢吧?台风吹不……”

“蓉?蓉啊,嗨,老青他闹着玩呢啊,别理他个无聊人士啊!”王也一把夺了手机,解释下就挂了。抬头看那狐狸眯眼盯着自己笑的好看。

王也叹口气:“我去拿外套。”师爷啊,那养生经,我迟些看,迟些看……

今年这风真不是盖,家里还没怎么觉着,出了门那强劲的力度把披头散发的老王的秀发一扬全糊在自己脸上,王也抹了一把,把狂乱的头发胡乱在头顶扎了个揪,不听话的几根还是挂下来,有意无意扫过王也的脸,怪痒。

王也给诸葛青披上外套,嘴里嘀咕为啥非要出来,然后给人家扣好扣子。

诸葛青笑了:“道爷息怒息怒,咱就去逛逛。”

路上的风更大,带着些许雨珠,雨势不大,但是就这样打人脸上也蛮疼的,“要我听见你打一个喷嚏,我就是用八门搬运也要把你整回去。听见没有?”王也嘴上像是玩笑,可神情严肃的紧。

“遵命啦~”诸葛青拍拍王也的肩,催他快些走。

两人随意聊着,路上行人不多,裹紧大衣逆风行着的青年,嘴里咒骂这鬼一般阴晴不定的天气,只穿牛仔短裤的小姐姐半撑着被风吹成倒芭蕾舞裙,伞随着风她随着伞也开始手舞足蹈起来,好不狼狈。

大雨后的水泥路被折磨的潮湿黏稠,大小的水洼集满了水就溢出,空气里混杂泥土和野草的味道,算不上好闻,可诸葛青很喜欢这个味道,像极了王也……

“老王,这风打不?北京刮过这么大的风吗?”

“没吧,我住的那地儿老爹买的房风水好,我就没怎么吹过自然风……”王也挠挠头,就这种自然风他是不想再吹第二次了。

“那今个儿你吹个爽。”诸葛青苏笑一声,那声碎在风里。他停下,不再走了。

王也超了他两步,也停下等他,可诸葛青丝毫不追上去,他回头,朝低着头的诸葛青呼了声:“还走不?”

“老王你先往前走,我待会跟上去。”

“干嘛啊?待会指不定你给跟丢了。”王也皱皱眉,整啥幺蛾子?

“哎呀我站会,等等就来了,这儿难道你比我熟啊?大路就这一条,人还那么少,丢个鬼啊?”诸葛青拿指骨揉揉鼻子,挥挥手背让王也先走。

王也不解,但还是转身向前走了,诸葛青在后面使劲眨眨眼,他不知道为何,脚踝两处似有千斤重,就是走不动道。

诸葛青自觉离不开王也了,败了,也栽了。

诸葛青自嘲的笑了,一瞬间居然没胆抬头看王也离去的背影,不过是那个人生一帆风顺的人,离自己越来越远罢了,可诸葛青不敢看。

“神经病……”诸葛青自骂了句,强迫着抬起脑袋,王也站在离原地没多大差的地方,缓慢坐着原地踏步,一次就挪那么一小步,比小脚女人还难走。

并不远的距离,诸葛青还是开了听风吟,王也,你又在嘀咕什么啊?

“老青这倒霉玩意儿还没追上来呐?我现在转头是不是太丢脸了?我走太快了?”

诸葛青发出一声气笑,鼻尖的那股软泥青荇味依旧缭绕着,诸葛青觉得幼稚,撤了听风吟,三两步就追上了。把手硬是塞进王也的手里。

“这么凉?早该回去了吧?”王也惊了声,下意识包住那只没有温度的手,塞到自己兜里。

“嘻嘻,回去吧,吹够了。”诸葛青拽着王也要原路返回。

“刚才干嘛突然停下?”王也问。

“就想看看道长会不会丢下我大步向前走啊?”

“无不无聊,怎么会丢下你啊?”王也嗤笑。

“老王啊,刚刚咱俩隔着的那一段,看着短,其实真的很远的。像…emmm,银河的对岸和此岸一样。”诸葛青很认真打了个不太形象的比喻。

“银河?那儿的位置早被人占了咱凑不了热闹。”

“嗯,是凑不了。”

两个人又默契地同时握紧对方的手。

“所以,隔着什么的时候,老青,你要追上来,你要是懒,我追也行。”

“知道,这不就追上来了吗?”

诸葛青是栽了,可栽的又岂止他一人啊?

师爷啊,弟子王也,道心不定,自愿罚抄经文百遍,但求与那狐狸,修得长久。

——end——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