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青

总是被甜死~~~

【也青】青仔的撩妹大法到底对王道长有没有用(下二)有番外有番外有番外^O^

答应要甜回来的ε٩(๑> ₃ <)۶ з好累啊……大粗长
有什么想法请多多评论哦(●'◡'●)ノ❤
就酱芋头谢过(抱拳)
↓↓↓
——正文——
两个人没有打车,徒步走着。

王也在前带路,诸葛青默默跟在后面,依旧保持着不那么像熟人的安全(?)距离,青低着头,一言不发。

王也将眼睛向后瞟,诸葛青的脑袋动了动,王也立马把眼睛收回来。靠,王也你咋了?所以现在连看一眼都怕的跟个懦夫似的是吗?王也这样问自己,恨不得一拳打在自己脸上。

他问心无愧,诸葛青的确是很好的朋友,可如今的距离却不止现在走在路上这么近了,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王也觉得现在自己已经渐渐没法触碰诸葛青了,甚至,也有些看不见他了。

不知被这种令人窒息的沉默与微妙的气氛逼得还是如何,王也张开:“那个什么……”王也停下脚步。

“咚——”一声闷响,诸葛青撞上王也后背上,王也往前一个趔趄。“…………”诸葛青停下没说什么。接着又是一阵的冷清。

得,我活该了。

“王也你干嘛?”诸葛青最终开口,语句淡的十分,倒也听不出情绪,也没有因为王也突然停下而不解。

放以前,这狐狸还不得揪着这种小事,什么“老王你把我这脸撞坏了怎么办”啦,什么“以后我撩妹只能靠嘴巴”啦,王也心里想着狐狸一脸不服气的样子,直笑出声。

可回神时,诸葛青正拿“你是不是有病”的脸色看自己,尴尬的咳了几声:“你看咱这只走不说话,都快到了哈。”王也指指前面,“估摸着也就几步路了。”

不远处街道两旁,卖各种玩意儿的小贩,扯着喉咙吆喝“只要九十八”不知在卖什么伪劣产品的江湖骗子,还有几个脚踩独轮车要把过客拦着要进马戏团看驯兽的小丑。

诸葛青终是被热闹的环境感染了,嘴角扯出几分笑意,王也笑嘻嘻地抓着人的胳膊,就算感到狐狸有挣扎的意思,可怕什么,他王也的力气可不比诸葛青的大,半强迫性的把人往前拽。

诸葛青:(´-ι_-`)

“烟花还得等会,咱先去玩几轮?”王也像是问,可那也是意思意思,直接拽人去海盗船那买了票。

“不,我不太……”

“你过来吧你!”

诸葛青:我他妈……

被迫坐在船尖,王也问:“你不换个位,那里还蛮高的。”诸葛青顿有嘲讽的感觉:“道长害怕,可以坐前边点,若有个妹子坐在我旁边,我也能照顾人家些……”

王也像是知道诸葛青说这话恼自己,只是在诸葛青身边坐下:“唉呀……我还是坐这吧,你说你烧还没退,坐这种刺激的容易难受……”

“我没发烧。”

“行了,你要怎么说都没事,难受了咱就下去哈。”

“我没难受!”青仔被王也的话气着了,往里面挪了挪,抓着栏杆似是铁了心要证明给王也看。什么嘛,干嘛老拿我身体说事,真觉得我不舒服那还把我拽过来?

船尖位置小,只能容两个人,玩的人蛮多的,等待工作中诸葛青撇头看见王也笑眯眯的样儿,调侃一句:“王道长,等下忍着别喊,不然面子过不去啊。”

“嗨,别苦我了,我是不会叫,倒是你,一定要叫,不然我不知道你烧……”

“打住!王也你闭嘴吧……”诸葛青靠在椅背上,实在受不了王也三句话不离一个病字,自己出来玩啊,来疯啊,这一张碎嘴嘚吧嘚吧还没完了。

王也,等下你要是敢发出一个声音老子就拍照!

船微微开始摆动,诸葛青已经拿出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了,王也一句“坐好”后来还要说些什么,就都碎在风里了。

诸葛青微感不对劲,本想着多和王也作对不听他的,可还是有点后怕的把手机收好。

船大幅度的摆起来,王也笑的开心,确实也没叫,但是时而高兴着欢呼出声,可诸葛青就没这么高兴了,我去这幅度大的有点过分了吧?!

攥紧了杆子,死命咬着发白的嘴唇,硬是把嘴唇咬出了血色,王也见诸葛青忍的辛苦,大声问:“停不停?”

诸葛青哪听得见啊?只是把眼闭紧了,什么都不理。面子,面子,诸葛青……

直至后来已经弯成了超过九十度,诸葛青觉得自己屁股离位,都要飞了,突然手上有了几分温度,诸葛青睁了只眼,王也的大手直接把自己的整个包裹起来,王也什么也没说,一脸轻松,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

短短几分钟,诸葛青已经尝到了上天下地的快感。

下船时王也还牵着青仔的手,这时诸葛青的手已经全麻无感了,算了,就让他牵着带路吧,腿也有点站不直了……

手心微微出了汗,依旧是冰凉的,而诸葛青脸颊两侧却已经通红。诸葛青还是挣开了,怕尴尬的上下拍手:“这鬼玩意儿,手都麻的动不了了。”

王也“嗯”了一声,突然圈住诸葛青的肩膀往怀里扯,原是身后有个车技不咋地的女司机骑着个小电驴忘记刹车了,差点撞到青仔。

诸葛青分不清第几次触到这个温暖的胸膛,他脑中突然蹦出“保持距离”几个字,想要推开,可王也明显又把人往怀里按:“天真黑了,人多,你别捣乱。”这话王也是低头在诸葛青耳边说的,声音低沉好听,带有一点点的喑哑磁性,诸葛青只觉被这一声直击心脏,手上的酥麻感,绕到了全身,脚下不稳,差些又给摔了。


王也叹口气,以为狐狸对他的动作有些抵触,换作搭肩(兄弟的那种)把人圈在胳膊里了:“走吧,有人应该开始放了。”

把人带到块空旷的地,坐下来等。诸葛青与王也并排唠嗑着,好像把之前的警惕和不适放下了。

“手还麻不麻?”王也问。

“后劲还更足些,没知觉。”

“早知道当时不依你坐那么后面了。”

“道长别看不起人,我很少……不,是从没玩过这些,和您这闲云野鹤比不了,不适应,不代表不会玩。”

“是是是,您有理啊,诸葛家的宝啊,哪会玩这些……”王也妥协道。

“我买了回去的机票……”诸葛青突然说了句。

“……要走?怎么不提前说啊?”

“已经够提前了,收拾完行李,明儿个,可以回去了。”

“这儿……呆不惯吗?”王也小心的问,生怕被人听出一丝自己真正的意思。

“没,就是小白想我了,我确实不得老往外跑吧。。。”

“也是,挺好,那明儿我送你。”

“成。”

期待久了的烟火终是在黑夜里炸开了第一朵,绚丽的火花照亮了半边天空,由彩色渐变成耀眼的金黄,诸葛青不由得站起身,烟花接二连三的炸开了,“真的很好看。”诸葛青说,他那惹人嫉妒的脸被烟火照的格外夺目,勾勒出完美的脸型轮廓,他盯的痴了。

王也倒是毫不在意那烟花多漂亮,他细微得不会被发现地轻挪脚步,看着诸葛青:“是啊,真好看。”

王也,你说过的,不能沦陷,可是……

“我有什么办法呢,谁叫这人,这么勾魂……”王也心笑,诸葛青瞧着那花火,满脸的满足感。

王也低声说:“能不能,不走?”

可能是爆炸声有些大,诸葛青只能听见王也窸窣的嘀咕,于是转身问:“老王?你说什么呢?”

“我说……”王也抱着人的后颈,不容他反抗,附上他的唇,诸葛青如五雷轰顶,呆立着不知道该不该动,可王也把头使劲往下压,加深了这个吻。

诸葛青下意识要稍微蹲下,可王也把他小蛮腰往上一提,不让他开溜。烟花一朵一朵绽开,诸葛青心中的那朵心花也突然炸开了般,终于把手攀上了王也的背。

王也结束了吻,用额头轻抵诸葛青的,笑了:“老青,你好像又烧起来了……”

“我哪有啊……”诸葛青说着,把手压在脸颊两侧。

王也把他的手重新放回自己的腰上,“看够了吗?看够了就回家吧,还有,不许走了……”

“你说不走就不走?我诸葛青从来不接受威胁的。”青仔笑笑,啊……好看啊……

王也捞过人的腰,往回走了。

祖师爷啊,小的错了,栽在这儿,我心甘情愿啊……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