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青

总是被甜死~~~

【也青】青仔的撩妹大法到底对王道长有没有用(下一)别打我哈……

芋头有话说^O^
啊……这次也写不完了(; ̄ェ ̄)争取下一章完结好啦
ヘ( ̄ω ̄ヘ)♪
看看看↓↓↓
——正文——
诸葛青趴在桌边,他是真的觉得受到侮辱,不可思议,他诸葛青居然为了对付一介道士,使出杀手锏,真是的,小姐姐都不需要我这样的说!

越想越气啊,真的没点情商也挺难搞,诸葛青猛的站起来,突然顿觉眩晕,迷糊的意识是眼前一黑,“怎么回事啊又?”本以为要跌落在地的,一下就撞进谁的怀里,诸葛青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

谁的身上会永远带一股淡淡茶香,老土到不行的皂角米味洗发水,诸葛青信任极了的把手搭在了人的臂膀上,细长的头发跟着人垂下,轻轻碰到诸葛青的手腕,有些痒。

“青……”王也把人往怀里揣了揣,给他缓回的时间。

诸葛青只觉得头晕还疼,尝试睁眼,然而睁眼也是漆黑一片,干脆放弃,王也劝着:“不急不急,好好缓一下,你头疼吗?”诸葛青点头,问要不要喝水,诸葛青点头,问要不要睡会,诸葛青听完,先是点头,又立马摇头。王也皱眉,说:“乖,你就别闹腾了,喝点水就睡会吧,反正这儿客房有的是。”

“不要啊,老王,我好容易才来一次呐~山人身体自己清楚的很,没关系的啦,你帮我倒点热水,我出出汗就好了。”也许是因为身体发热又没法散热,诸葛青的声音变得软软糯糯,倒像是服软的狐狸在撒娇……

王也自然不同意的,生病是大事,喜欢的人生病就是天大的事了,刚要张口拒绝,诸葛青摇着他的胳膊:“老王啊,不许摇头啦,不许说不行啦,就是听说北京最近有烟火看才来的嘛,你怎么可以拒绝山人啊?”

我靠,裁判他犯规啊,这样都没事嘛?!
(没办法阿青是道又是理,长得还好看啊……)

“啊,狡猾的狐狸啊……”王也心说,小心地把人掺起来,说:“老青,我们各退一步,今天下午,你好好睡一觉,晚上,我带你去看,可以不?晚上还漂亮些……”

“行,我这身处别人家的屋檐下,总得低头看您脸色吧?”诸葛青终于看见了一点星光,那点星光渐渐聚焦,形成了一张熟悉的脸。

诸葛青看见了,王也脸上的无奈但又不得不从,诸葛青看见了,王也眼里印衬的自己的脸,此时他的眼里,只能看见自己,诸葛青知道了,那一处星光,属于王也,他知道了,星光源头,是王也。

被王也瞧着上了床,掖稳了被子,诸葛青有点无语,真是个老妈子啊,王也转身要走了。诸葛青叫住他:“老王,如果现在,躺在这的,不是我,碧莲或者灵玉真人。你也会这样看紧了才走吗?”

半晌王也也没说出一句话,走向门口,转头留了句,关上玄关。

诸葛青躺在床上,身上还是热的,可他深刻感觉到了,他心里,冰凉了一半。

那句话是:我这样的老好人,对谁都一样,你们都是挚友,一定要照顾周到。

王也倚在门外,抬手发呆,指尖还有诸葛青的些许味道,是容易让人舒服的味道,仿佛与诸葛青的那个短暂的相拥,余温未散,王也垂下眸……

他告诉自己,这不可取,绝对不可取,这份感情,要么烂在心里,要么,就忘了吧。

诸葛青也不好受,他把手臂附在脸上,逼迫自己接收黑暗,可是心病比发烧更难医,王也的脸,王也的话,王也每一笑每一帧,刻在里面了,怎么能说没就没?

他触到了冰凉,他当然晓得这是什么。

是不可求后的不甘心啊……

诸葛青只觉睡了个天昏地暗,醒过来的时候,四周的漆黑笼罩着自己,内心空虚感腐蚀着理智,最终闹了个天大的笑话啊……诸葛青,你败过了,不止一次了,输给这一人,却没有不服。满心都是他,恨不得掏出来递于他,告诉他你瞧,这里都是你啊……

然后呢,他便瞧见王也的心,这里是别人,那里也是,就是一方一木,一树一土,在王也心里都可以有一定份量,只是……

我在哪?

诸葛青可看见,若王也可分于人他的真心,也许,自己顶多能取得的,比别人也多不到哪里去。

诸葛青算了一卦,他心心念念的问题,本一直不敢算,他就是害怕结局与自己期盼的不符,痛心疾首,裂肺撕心。他看着那大团,伸手又犹豫万分,去打开啊,那里有你想要的啊。

诸葛青流下冷汗,他打不开……

诸葛青笑了,是啊,这么在乎的事情,哪容易轻易知晓结局啊?怎么,把术士最基本的全都忘得一干二净,而他,就是忘不掉。

不过,其实结果也显而易见的很,自己就是错了,错的彻底罢了,也没什么嘛,人都会犯错,哪怕是诸葛青,他依旧觉得,自己会放下的啊。或许,只是时间不够呢,或许,他爱的并不深呢?

能被看见的伤,时间久了,留下印子也看不出来,看出来了,也不一定记得是如何伤的,那看不见的,也一定是如此的。

一定是的……

“老青……”

“…………”

“额,你已经醒了?那也好,现在天也暗了,我们早些去好,不然太冷,记得多披件衣服……”王也没事人一样,唠唠叨叨嘱咐完几句,又出去了。

诸葛青有些艰难的把自己撑起来,觉得王也是对的,保持些距离,留有些底线。

“走吧……”

“走。”诸葛青把手插在兜里,故意绕开王也要搀扶自己的胳膊,“我没生病,真的。”

“…………”

王也看着已经走远的诸葛青,他没有回头,没有停下的意思,王也知道他没了兴子,期待的表情早就黯淡无光。

造的什么孽啊……王也你看人这样,明明知道是自己惹的,不敢过问,不敢上前,王也恨极了此刻的懦弱,可脚怎么都动不了,我若在乎,那以什么身份呢?

挚友吗?王也自嘲。

希望今晚的烟火,能灿烂些吧……

评论(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