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青

总是被甜死~~~

【也青】青仔的撩妹大法到底对王道长有没有用(上)爆更一小时,可把我牛逼坏了,叉会腰儿。

献丑莫怪。满嘴跑火车。嘿嘿。
人物性格刻画乱来
作者也乱来
若能接收请下滑↓↓↓
最后感谢支持❤

——正文——
天空透亮,晃得刺眼,诸葛青攥着机票上了飞机。
最早的一班机,没几个人,,诸葛青四周看看,除了几个打盹儿的上班族,只有穿戴整齐的空姐招牌微笑。

很安静。

这样挺好,诸葛青想,他坐下,感觉身体颤了颤,飞机起飞,他靠在椅背上放倒,也想补个觉,凌晨真的不是人随便就能爬的起来的。

所以诸葛青既同情又有些敬佩那些个上班族。

也许是金钱的打压吧,也许是社会的威胁吧,他们四处飞,四处奔波,为钱也好,自身原因也罢,没得个落脚点,没得个安稳的家,没法让他们累了,就停下。

不像某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贵人家,放着少爷不当,要去做道士……求个清净,又不得清静。

想到了某个道士,诸葛青揉揉眼,睡不着了……

“想想我也是个无根的人啊。”诸葛青自嘲的笑笑。

遇上王也,自家门怎么也呆不惯,好似北京才是归宿,王也才是归依……

呸!什么归依?诸葛青,你不想熬出和他一样的黑眼圈吧,睡觉睡觉。

可诸葛青一闭眼,脑子里浮现的又是王也那双怎么都睡不够的眼睛,老打架似的要合上,干劲?甭提。

更睡不着了。

诸葛青有点烦躁的睁开眼(emmm),想他干嘛,他王也,天大的本事,怎么就把我诸葛青的魂勾去了?怎么就这么静不下来了?诸葛青记着以前王也好像和自己提过几段清静经,是啥来着?

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灭。

六欲……诸葛青自我反省:求生欲,武侯奇门虽不与风后奇门那般强大,保命的能力还是有的。求知欲,是对风后奇门的渴求吗,我已经放下了…放下了。表达欲,有傅蓉知我懂我,我又何苦无人倾诉。舒适欲么,我并不认为各类感官有什么不适。那……真的是情欲作祟?
(注:六欲即青仔念叨的六个名词啦~)

六欲七情,诸葛青动容的,竟是最不该触的情欲……也难怪,若不是时刻被这份心意所困扰,也不会为了他,整夜整夜睡不着,难耐便买了最早的机票,如今缠心绕性,清静不得。

胡思乱想了这么久,原本的小困倦一扫而空,精神的不得了。诸葛青想不论如何见着王也先给他一拳,谁让他扰的自己,事事不顺。

(王也:……)

满纸荒唐言,只有自己知晓。
再无理取闹,也唯有独自享。

下了机,清晨还真不是一般冷,诸葛青裹裹不厚的外套,他瞧瞧时间,五点一刻,还真早,习惯性点开了电话界面,置顶的他的名字,刚打过去,那机械的“嘟”还为发全,诸葛青一下就按掉了电话,自己实在过分了,又来打扰人家,也不分时候,未免太不礼貌了。

想着要么自己先逛逛吧,街边摊陆陆续续的摆开了,卖烧饼豆浆的大爷大娘早开始生炉磨豆,诸葛青还从来没见识北京真正的早晨,原也是这般忙碌。

手机却震动起来,诸葛青吓一跳,王也咋这个时间段给自己电话,他接通,听那熟悉的懒散声音响起:“喂?”

人定是没睡醒的,短促的一个喂字混杂着也听不太清,诸葛青能保证人肯定还躺在床上。

“老青你啥事啊?”王也说着打给哈欠,尾音拖的很长。

“额,没啥事啊。”

“没事?没事你打我电话干啥,这天才刚擦亮吧?还是你夜生活刚结束?”

诸葛青想着自己挂断电话的速度也不慢,王也真就听见那个铃声,困到极致的人怎么会搭理呢?

“嘿,老王我挂这么快,你还能听见呢?”

“嗯……是被那一声给吓个激灵,但后来就没声了我又给赖回去,一想不对啊就你这缺心眼的这个时候打我电话,琢磨这可能你有事吧,好家伙还真是你……”王也半懵半清醒的说了这一段。

“噗,你就不能先顾着自己一点吗?睡饱了再说呗。”

“别人,那我也不会管,你的话不一样。”王也啧了一声。

诸葛青顿了顿,长时间不说话消化这句“不一样”。可王也神经大条哪会管这些啊,见手机那头没人讲话,却一堆嘈杂的声音:“喂?喂?老青你听没听?你在哪儿啊咋那吵的?”

“哦,听着呢,早餐铺子这有点多,我来北京了呀!怎么,来接下我呗。”

“我靠老青你闲的吧?一大早跑北京来了?具体位置给我,接你去。”

“哦,山人给你赔不是,老王要么买点蛋花粥给您赔罪?”

“得了吧,自己找个地方等我,你那里挺冷的吧?买点粥暖暖胃也好,别给我冻着了!”王也那边传来窸窣的声音,应该是把被子踢开下床了。王也摁挂电话,火速洗漱。

切,老妈子。诸葛青捧着热豆浆,吹了吹,热气扑在自己脸上的确是舒服的,没一会脸就通红起来,诸葛青不知道想着什么,突然就笑了,但是也没敢笑出声,作为一个大娘店里最早的一个客人,傻兮兮的笑会被以为是疯子的吧?

打包了两碗粥,诸葛青在约定位置等人了,刚才的热气散了,冷风吹了一轮,马上便打个冷战,诸葛青在公园长椅上坐下,把粥放在腿上取暖,对手哈气。

“我的天,祖宗啊,这多凉啊干啥呢坐着,你咋不去早餐店里待着啊还能蹭个暖气呢!”王也揪起诸葛青。

“嘿嘿,这店这么多,我怕你找不着我着急嘛。”

“我不急,我哪急了”王也摸摸下巴,口不对心。

“您当然不急啊,这才多久啊?”诸葛青调侃着,“呦!才八分钟呢,您怎么会急呢?”诸葛青看看表,挂了电话他买好早点等人,就过八分钟人就来了。

真的王道长,哪吒踩风火轮都没您快呢。

王也皱着眉掩饰GG:“别和我贫了,你留点气力走吧咱,没给冻死是你小子命大。”王也随手脱了自己的大衣给诸葛青披上,诸葛青也不客气,顺手就把粥递过去了:“早些吃吧,热乎的好吃。”

王也哭笑不得的接过来,叫了辆出租把人塞进去,顺便和司机道声谢:“师傅你赶早啊,真辛苦。”

司机是个四十多的大叔,笑了笑:“早些干,能赚就行。”

“这么早也没啥人啊。”

“这不还遇到你们这俩小东西嘛,怎么着啊,大清早出来玩啊?”

“嗨,还不是这货……”王也笑着,只感觉腰部被人狠捏一下,疼的瞬间收口。

“老王,喝你的粥去。”诸葛青把粥堵到老王嘴边,转头和司机说:“师傅您安心开您的车,这小子话匣子打开便关不上了的。”

大叔瞧瞧这俩一个埋头喝粥不说话,一个笑的跟个狐狸似的,好像懂了些啥,就转头认真开车了。王也瞥了眼诸葛青,见老青对着自己一脸“善意”的微笑着,囫囵把剩下的粥给喝了个光。

“得小伙子们,到地儿了,记得哈,五星好评给个,大叔给你们点优惠,少收你们点钱。”

“谢谢师傅哈!”

“堂堂中海集团三少,摊这小便宜啊?”诸葛青笑了,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想怼王也。

“去去去,人师傅好心给个福利,不收白不收啊。”

诸葛青跟着王也进了家,“你爹呢?”

“我老爹,他老人家可忙了,出差要好些天,我在这里待的那叫一个舒心啊!”王也伸伸懒腰,倒在沙发上。

“家里没人啊?”

“那可不,我妈都跟去了,你家那仨也跟着去了,倒也还蛮尽职尽责……不说这些了,你是咋滴啊?到底咋了一路上也没和我说。”

“道长,山人是真有点小事。”诸葛青突然欺身而上,王也惊了个呆的,看不透诸葛青的意图。

“我想着…是潜入你家,劫走点屋子主人的东西……”

——未完——


















评论(13)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