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青

总是被甜死~~~

没想到啊,下一话又要开车了,这些都是旧文了,新的会写的,估计下一话《占有》系列就完结了

占有(五)     By忆久
也青怎么能递刀子呢!
——正文——
想两人同居,也好些时候了。
不知道时间是真有神奇的功能还是咋的,诸葛青待出的习惯,王也宠出的认命,两个人兜转再多,回头转身不过几秒,还能看见对方……
真好。
不得承认,他们离不开彼此。
恋人之间的依赖吗?也许吧,感觉很近,但又差些意味,总之,逃不掉就是了。
王也本以为今天没事干的,可溜个神的功夫,微信里张楚岚就来打搅了。
“老王老王,今儿有空没?”
“有的是,怎么?公司有派新任务?”
“没有没有,就是单纯一聚,你问问老青,有空不。”
“哦……不对,你咋知道老青在我这儿呢?”王也想这孙子不会已经都……那就不妙了。
“我咋知道?呵,老王你傻了,诸葛青是谁,人儿走了多久了家里会不在意啊?脚趾头想想都猜到肯定浪到你家去了。”王也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对面张楚岚白眼翻到天边去了。
“额,行吧……”王也转头叫声老青,诸葛青在厨房冰箱偷摸出半个西瓜,拿勺子舀了一勺刚要往嘴里送,被王也的声音硬生生吓了个激灵,西瓜肉啪嗒一声掉地上了,诸葛青懊恼地看着精华的地方全没了,回了一句“干嘛。”
“张楚岚问你有空没呢!最近有局不?他说是要聚聚。”
“我有是有,但是就老张那样的还能请咱吃饭啊?”
王也想想也是,就问了张楚岚诸葛青疑惑的点。
“卧槽老王我在你眼里就这么穷啊?是,老子兜里屯着的生活费还不够您塞牙。但今儿这局最好都来,陆家老爷子做东,应该是自家好事吧……”
“我和老青都有时间的,再说陆老爷的面哪敢不给啊,会去。”
“那成,到时候地址给你,就这样。”
王也放下手机,朝厨房走去。
诸葛青翘着二郎腿,宽松版的运动裤露出白如纸的腿,又细又长。
诸葛青见王也来了,舀了口快见底的瓜肉往王也嘴里送。王也含着瓜,汁水冰透全身,王也哆嗦了几秒,坐在诸葛青边上。
“老青咱今天得出门,陆老爷子召的人,该是有重要的事。”
“啊?……可我真不想出门呢。”诸葛青皱皱眉说,“要么老王您行行好,帮我搪塞过去?”
“哎呦喂我面子比天高啊还帮您和陆老爷说话?没这胆。”王也想这货真能找挡箭牌,不想去就如此多娇,惯的,都是惯的。
“……山人真是不想去嘛。”
“要你实在不想去,我再和张楚岚商量商量,你家人多少也回去几个,白也去啊。”
“嗯……”诸葛青似是在考虑这事,在王也要回身拿手机,他一把冲上去捆住王也的脖子:“去去去!我去。”
王也受这一俯冲难免趔趄一下,可还是下意识要护着诸葛青,“我去您耍我呢这是,怎么太久见不到弟弟想念了?”
“嘿嘿,就是想去,赶紧收拾收拾。”诸葛青笑的灿烂,半推着王也进了卧室。
老王,这怪不得我,你自己答应我的我可以报复回来……
天色渐渐暗下了,两个人规矩的穿上西装,王也发型也在诸葛青的威逼利诱下被顺服,看着精气不少。
诸葛青满意的点点头,坐在副驾座上哼着自编的小调,也不知道高兴点在哪里。
王也虽疑惑,也不多问,专心开车。
到了地儿才知道是陆老爷是给宝贝疙瘩的陆玲珑庆生,这次不知是多高兴请了那么多大牌……陆老爷笑的开怀:“大家敞开了吃,撑不爆肚皮都别想走!”
王也瞧见张楚岚一桌,拉着诸葛青去拼桌,诸葛白瞧见自家哥哥,高兴的跑去要抱抱。可一眼又瞥见诸葛青旁边的王也,知道哥哥整日不回来又是去找这死牛鼻子了,一个好眼色都没使拉着诸葛青就要走:“哥,你去咱那桌,老爸好久没见着你了!你也真挺能在外边待的。”诸葛白把外边俩字咬的奇重,王也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
“额,白啊,我就这边一桌吧,好和他们几个狐朋狗友叙叙旧,咱爸那儿我也看见了,估计咱爸也见着我了哈!你也过去吧”诸葛白压根没想到哥哥会拒绝,腮帮子鼓鼓的充气。
“哈!还叙旧嘞,白你也不看看谁在我们这桌,要么你把王道长也拽过去,说不定你哥就去你那边了”张楚岚毫不给面子,当众戳穿诸葛青,这让两人都无地自容。可王也也不晓得咋回事,心里怎么就有几分爽感呢?唉……
诸葛白瞪了眼张楚岚,又看诸葛青对自己歉意的笑笑,赌气似的回去了。
“老青你是粘在老王身上了吧?弟弟的邀请都能拒绝。”张楚岚继而调侃到。
王也实在沉不住气了,开口道“老张你够了哈!老青不和你们叙旧呢吗?”
张楚岚吹声口哨,看看诸葛青,笑了。
唉,这咋看老青文绉绉的样,再怎么不济也是个受,嗯……张楚岚如是想。
冯宝宝敲了下张楚岚的后脑勺:“你这瓜娃子,嘴巴咋这么酸呢。最近胆子练的大了,才松懈几天又该找你玩玩了?”
张楚岚捂着脑洞,疼的想哭:“宝儿姐,错了,错了。”
得,忘了自己也没资格说老青……
一晚上都酒绿灯红,人人乐在其中,要么划拳要么碰杯,的确高兴。连王也这类养生人都抿了小两口酒。
还不时提醒诸葛青:“你就少喝些吧,喝醉会出洋相。”诸葛青端着半杯啤酒,说:“上次是意外,我其实挺能喝的。”
“那也少喝。”         “我听道长的就是。”
又几轮下来,除去宝儿姐的海量,还有被王也盯着想喝醉都难的诸葛青,还有王也自己,都倒的差不多了。
张楚岚扶着腮帮子,满脸通红:“我说老王啊,你和老青这层关系纸啥时候捅破啊?你们不急我看着都难受。”
老王笑笑,全当醉话:“说什么呢你……”
“是啊,我也难受。”诸葛青幽幽的嘀咕了句,可不巧就是被张楚岚听了去:“我靠老王你看看,当事人都发话了,你坦白交代出来,不亏。”张楚岚一个劲儿的想套出王也的话来,可王也偏偏只笑笑,都回避了。
可张楚岚怕啥,诸葛青可站他这边,这胆就是壮大的……
“哎呦,道长不给面不给面。真是我也是瞎操心……”
“呵,老张你倒也不用操心了,王道长不给面,但我给啊……”诸葛青眯起眼睛,朝着懵逼的老王就是一个吻。
张楚岚是真的被吓到了,酒精的麻痹全都失效,一下便清醒了:“卧槽卧槽!我没看错吧?!”
被这一叫,不少人纷纷侧目看过来,瞪大眼的,捂嘴的,羡慕嫉妒的,反正都有,诸葛白的表情,额,说不上来。
王也还懵着呢,呆若木鸡,他都不晓得诸葛青何时结束这吻,反正诸葛青薄唇微离时他才敢大口呼吸,但依旧没缓过来,差点瘫在椅子上。
张楚岚首个欢呼鼓掌的,还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要求再来一个。诸葛青浅笑,对老王耳畔低喃:“王道长,山人报仇成功了,您说过的,不反抗不拒绝,道长果然够守信。嘿,我弟弟父亲可都看见了啊,道长想躲也就想想吧。”说完丢给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
今天,不宜出门的……早知道,就答应老青不来了。
王也捂着脸消化这一切现实,话都说不出一句,但耳朵被灯光衬的火红。诸葛青若无其事的朝着看客微笑:“大家吃啊,吃好喝好,陆老爷子可舍得下本。”
————
终是结束了这场孽局,王也和诸葛青与驮着烂醉如泥的张楚岚的冯宝宝道别。
张楚岚依旧老实不起来,冯宝宝啧了声,颠了颠张楚岚:“趴好。”
“哦……”张楚岚竟在如此不清醒的情况下,挽紧了冯宝宝的脖子,似是闻见熟悉的宝儿姐的气味,靠在肩上便安分了。
王也笑了:“宝儿姐还是你能治他。”
“嗯,我们也该回去了,这娃娃呼的气搞的我脖颈蛮痒。”
“……哦”
“哎对了,你不回浙江?”冯宝宝问着诸葛青。
“嗯,暂时不回。”
“哦~懂滴懂滴,张楚岚都和我说了。那先回去了。”
大姐张楚岚这孙贼的话不可信啊!虽然王也不知道张楚岚说了些啥,可大致也猜得到,这碧莲,什么说不出来……
还有……这只老惹事的狐狸。
王也咬牙切齿的盯着诸葛青,诸葛青丝毫不在乎这“友善”的眼神:“走啊老王也别杵这儿了,晚上温度降的也快。”
好嘛…装失忆,臭狐狸可以,会玩,那就回家再扯这些。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