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青

总是被甜死~~~

皮一下的老青,嘻嘻

占有(四)     By忆久
真真切切实实在在的糖
刀子……以后再说!(*๓´╰╯`๓)
——正文——
暖阳初升,光洒人间。
神仙伴侣,不过如此。
在碧游村,诸葛青没有忘记自己对马仙洪怎么怎么嫌弃。他说,我才不要和你睡,他说,我和男人睡会过敏。
原来,过敏是要看对谁。
早晨最先醒过来了,朝一旁看去,只见道长眉眼舒展,一脸轻松,睡得格外安稳。
狐狸瞧着想翻身,却发现浑身酸痛,骨头都架不起来,软在一处,动弹不得。
“嘶——”他轻叫一声,满脸仇恨的看着王也,那方睡得正香,一点没在意死亡凝视。狐狸艰难的面朝向王也,却不忍吵醒他。
算了,昨天的确辛苦他了,我不就开个玩笑,谁会想到他真来了,来的也就算了,还当众亲...亲...亲
对哦,那么多人的面,他亲了……亲了我!
狐狸脸皮薄,酒醒后回想起那个略带霸道意味的吻,诸葛青羞得钻进被窝。
唉,喝酒伤心伤身,伤面子……
他本见到王也,是蛮开心的啦。起码证明他把自己看的挺重。可外人面前丢什么都不能丢脸。王也要是在坚持几轮,自己也就跟他回去了,让他尴尬一次,可到头来尴尬的居然又是自己。真是……
诸葛青皱眉对着王也的腰狠捏一把,刚才的几分不忍飞到九霄云外。王也疼的咧嘴,迷糊劲儿一下就被赶跑了。
“我靠老青你作妖呢?!可疼死我了!”
“王也!你TM昨天,当众亲了老子啊!”
“呦!没被酒精冲昏头脑还真是小看你的酒量了啊?”王也笑着说。
“你先别夸我!老子的一世英名,老子在姑娘面前的形象……啊!老王你拿什么赔老子幸福?”诸葛青气的耳根发红,险些炸毛。(好吧,已经炸了)
“幸福?幸福这玩意儿我给你,成不?行了,醒了咱该起了。”王也劝到。
“不成!!你当老子初吻白送的吗?”
“好好好……下次,下次您亲回来,我让您亲回来,行了吧?不反抗不拒绝。”王也揉揉太阳穴。
和狐狸斗嘴,脑壳疼。
狐狸眼珠狡猾的转转,消停了:“道长说话,要算数啊。”
“算数,算数,一定算数昂。”
————出戏分界线————
王也从床上坐起,绾高了头发,几根不听话的依旧毫无生气的耷拉下来,不过王也从没在乎就是了。
“你能不能打理好自己啊?”诸葛青皱眉,他家王也啥都好,就是不爱捯饬自己。
对!我家的!有意见来PK下啊!
王也坐在床沿,满不在乎:“打理什么?我这样挺好的。”
“邋遢王的称号山人就郑重交给你了。”诸葛青两只胳膊搭在王也的肩膀上,懒懒的搭在王也身上,王也撑着诸葛青整个人,诸葛青倒不客气,全部力全施在王也身上了。
因为……我知道他不会倒在我前面的啊……碧游村也好,如今也罢,小事大事,他始终都是那个为别人着想,把别人放在第一位的王也啊。
“老青,你肥了。”
……好吧,损人也依旧的王道长啊。
“老王是不是我和你熟的不得了了,你就放肆了?要不是现在在北京,我会再逃一次的你知道不?”
“逃呗!再逃,我也顶多费点力再算个一遍,再找回来不就完了?”
“如果我一直逃,难道你一直追啊?”
“那就是你闲的了,也没事,我刚没说完啊,再找回来,你以为我不会给予惩罚啊?到时候,怕是没精力再到处惹祸了。”王也说完,撇过脸笑了。
什么意思啊……
卧槽!王道长你变了……
诸葛青不敢再问下去,这家伙还俗以后,那吊儿郎当的流氓属性回来了,完了完了,以后怕是撩不得了。
王也似是注意到了什么,他干咳两声:“那啥……今儿个,穿长袖成不?”
“为什么?北京最近不太冷啊。”
“就是,这…咱遮一下。”王也指指诸葛青的胳膊。
只见诸葛青雪白的胳膊腕子上,全是大大小小的红印子,有深有浅……
“老王你干坏事还想藏着掖着呢?”诸葛青无奈的盯着自己的胳膊,想到昨晚王也拎着自己的手臂“给予惩罚”。。。
啊啊啊,羞耻心作祟。
“额,我昨晚也忘了克制些了…我就是脑子糊了才会没个轻重的,但我又怕弄疼你嘛……”诸葛青先一步用手堵住王也的嘴求饶:“够了够了,老王,给点面子,别说了,怎么这话听着我那么受啊……”
“瘦?你是挺瘦,可和以前比还是差远了。”
哦…老干部听不懂。
“算了老王,我败了,换长袖就是。但是……”诸葛青不再说下去。
王也奇怪,抬头看了人一眼,还没反应过来呢诸葛青俯身就在王也颈间吸了一口。
!!!
然后老王悲催的发现脖子上方有了一个同样的吻痕,啊,还有圈牙印……
“礼尚往来啊王道长。”诸葛青又是一副狐狸笑。
“……”王也无语。
往来个屁!手臂遮还遮的牢,这脖子叫我如何是好?现在这天可真不适合带着围巾出门啊!
自作孽不可活啊,还造孽惹上只狐狸,报复心极强的那种……野狐狸。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