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青

总是被甜死~~~

小萌新哈,各位看着取个乐,我也过个手瘾,也青,好吃*٩(๑´∀`๑)ง*

占有(一)    By忆久
王也x诸葛青
是糖是糖都是糖!
以后会有超短林肯出没!
——正文——
黄昏时刻,老北京的颜色陷入暖色调,显得柔和万分。王也家的百叶窗开着,光束顺着窗口打在了睡在沙发上的王也的脸上,王也在家依旧是慵懒风主义者,白T短裤,一只脚挂在沙发椅上,似是睡得够久了。
王也吸吸鼻子,醒了,茫然看向四周,哦,自己家。欸,是不少了点什么?
“老青!”王也抓抓头发,喊了声。
没人应……
“人呢?还没回来?天,不真生气了吧。”王也喃了几句,有些懊恼。
——让我们把时间推到几十分钟前——
“滋滋~”诸葛青的手机屏又闪了两下,他从兜里抓出手机,盯着笑了。
“啧,老青真不是我说你,你有事没事就跑来北京烦我,我是真羡慕您那个闲钱。”王也看着坐在沙发上手速如飞的诸葛青,翻了个白眼。
“道长,我也是没办法,家里是真待不下去了,我外面又不常逛,来的最多的就是北京,不上你这,我去哪里?咱铁哥们了,别介啊!”
来的最多的,就是北京王也家……
“您别再抬举我了,和您还铁哥们儿,咱俩关系顶多房东和房客。”王也挠挠头,走近诸葛青,在他身边坐下了。
唉,诸葛青待在王也家的时间比在自己家的都久,来那么多次北京,除了机场,王也家,诸葛青就没逛过哪儿。王也不止一次想带诸葛青出门转转,让他认识认识北京的一些小地儿,诸葛青多次以“我懒”回绝了,这不还有王道长呢嘛。
“呵。”诸葛青发出一声轻笑,王也好奇瞟了一眼“我去又是妹子?老青你特么就一祸害啊!”王也拿胳膊肘捅了捅诸葛青,力道也没个轻重,诸葛青抱着胳膊揉了两揉,“大哥你吃什么长大的,山人小细胳膊,会断的”说完又全身心投入到手机里发送甜言蜜语了。
“你你你,就该把你这胳膊折断咯,叫你再祸害人家!”
“嘿!道长,咱什么关系啊?”诸葛青放下手机,转头靠近王也,直勾勾的盯着也不分神,王也本能一个后退。
那也没事,你退一寸,我近一寸,怕你我还是诸葛青哒?
“什么关系啊?”诸葛青又问了遍。
“额…”王也语塞。
“女孩子嘛,最需要的什么,需要我这样的暖男给予呵护,像你这样的黄金单身汉,懂咩?再说了,咱什么关系您就这么管着我了?不像话啊~”诸葛青嘻嘻的笑了,眼见着王也耳根发红。
这狐狸……男女通吃啊。
“哈!您那么忙,小的这也容不下您这尊大佛,看您聊天列表里姑娘挺多的,要么您挑挑,随便去哪个姑娘那住下得了,给予人家温暖嘛……”王也皱皱眉,刚说完就觉自己语气重了,“我……”
“王道长真这么想?”诸葛青问。
“您…我希望您早日成家嘛。”王也撇撇嘴,有些手足无措。
“得了,是山人打扰了,道长意思山人明白……”诸葛青扯了件外套,快步向门口走去。
额,我是不是说的有点过了?
王也想诸葛青应该有手机定位在自家,出去浪浪也应该晓得回家的路吧……做了会思想斗争,放弃追回。
睡了个天昏地暗,醒来这么迟,人也没个影。王爷坐在沙发上发愣,瞧着天色暗下,渐渐的昏黄也不见了,彻彻底底的成了黑夜。
“会回来的……”王也盯着墙上的钟表,这也才七点一刻嘛,只不过天暗的早些。
会回来的,长长记性也挺好……北京不大
半小时,一个小时,又半小时。
我靠,要出事,啥情况啊,九点半了都!能待外面这么久,浪也有个分寸啊。
北京不大,但也不见得小啊!
王也打了个电话,接通了,那头一片嘈杂喧闹的音乐声。“喂喂!老青你在哪里?”
“青~这谁啊~”一阵软到骨子里的女声响起,“哦,没谁,就一朋友,喂?”
“诸葛青,你把手机给谁了啊!”
“哎呀,王道长吗?这里的美女说要加个微信,你知道的,颜值高的女孩我一般都拒绝不了。”
“你在哪?”王也急了。
“怎么火气这么大?今晚我不回去,明天我会来收拾东西的啊”诸葛青语速不紧不慢,听不出有什么情绪。
“不回来?不回来你能上哪去?”王也咬了下牙,没觉得诸葛青在开玩笑。
“上哪?是啊,我去哪个姑娘家呢?”诸葛青尾音上扬,王也蹙眉:“老青别任性啊,赶紧给我回来。”
“没任性嘛,道长家待不得了,山人得另找出处。”诸葛青还是没有任何态度,仿佛是故意忽视王也的警告。
“你在哪里?我再问最后一遍。”
“在哪?您不是术士吗?给算算啊,但是我的位置,说不定会一直变。就这样先啊”诸葛青没再等王也说什么,就挂了。
王也再打过去,已是关机状态。
真是没脾气也给磨出脾气来了,王也现在是真后悔死了,那话就不该说出口,狐狸的逻辑自己也更不上,该死的!
王也还真给算了一卦……
在十点左右的北京街道,只见王也在百米冲刺:“行啊行啊,老青,逛夜店,蹦迪,约妹子,很牛逼吼!”王也气不打一处来,到了狐狸嚣张的地儿,这种地儿王也是真不爱待,他咽了口唾沫,想到那张狐狸脸招摇过市,一股脑就冲进去了。
夜店就是夜店,灯红酒绿的,喧闹的摇滚重金属,王也嫌弃的皱了皱好看的眉。
这大晚上的也不嫌吵,扰民了知不知道。
那狐狸……那狐狸!诸葛青倚靠在吧台边上,和几个妹子有说有笑,一点也不像个被王也的话困扰的样子。
可王也倒是郁闷够久了,冲上去不由分说拽人就走,那几个姑娘哪让啊:“哎呀呀,这小哥哥是谁,怎么当众抢人咯!阿青~”
诸葛青看清来者何人,笑了:“道长赶巧啊,算的挺准。”
“跟我回去。”王也冷冷发话。
“道长听不懂我的话吗?我说啦,我不回去了,再也不回去了。”诸葛青想把手扯出来,可道长力气死大拽都拽不出来。
“回去。”
“小哥哥过分了!阿青说他不走。”女孩们叽叽喳喳,抱住诸葛青的胳膊往回拉。
“你们别碰他!”王也吼出声,“你走不走?”
诸葛青不理他,笑着给姑娘们赔罪,“哎呀小姐姐们别生气,他今晚吃火药了啊。”
王也莫名对诸葛青刻意的无视而火大,他也不晓得这团火为什么怎么都控制不住。什么感受呢?
就像自己藏了半辈子的珍宝,瞬间被人一抢而光……
“他闹着玩的,你们喝,慢慢喝,今晚的酒,都算……唔”诸葛青的话,被王也的吻硬生生打断了,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王也拥吻着诸葛青,旁若无人般。
音乐声很闹,人们的说话声很杂,可此时诸葛青只听见自己的心跳盖过了这些,或者说是王也的心跳。他分不清了。
“人我带走了,你们自便。”王也淡定的结束了吻,淡定的牵起木讷的诸葛青,淡定的穿越人潮,在一片哗然中淡定的走了。
诸葛青一路上没说话,他在回忆今晚发生的一切,可大脑努力一番也只记得那个吻还有王也牵起他手时说的一句话。
“回去我再好好收拾你。”
收拾……卧槽,为什么我莫名好奇他要干嘛,等等,这种期待又特么怎么回事!?

评论(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