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青

总是被甜死~~~

哈,积极产粮。不会开车,慢慢学。也青,王道(●'◡'●)ノ❤

占有(二)    By忆久
前方有车……
小车,玩具车,哈哈。
——正文——
王也把诸葛青从那破地拉出来以后,也是一直保持沉默。
只不过手一直没有放开罢了……
诸葛青咧咧嘴:“道长松手吧,我不走了好了吧?”
“……”王也还是没说什么,只是抓着他。
死倔,切,我又无所谓。
“喂喂喂,到家了啊,可以松开了不?”
“你还知道这是家。”王也放开对方的手从兜里掏出钥匙来。
“呵,终于肯说话了?”诸葛青先一步踏进家门,回头看看王也。
“……”
沉默沉默,又是沉默,哑了还是怎么滴啊!
诸葛青拐进客厅,不知道是不是在这住久了,诸葛青习惯了这里,他甚至知道王也的生活常态,是啊,熟的不能再熟的人了,又在乎这些干嘛呢?
这里总有一股好闻的茶叶味道,虽然诸葛青不喝茶,但他知道王也爱喝,渐渐也爱上了茶不浓不淡的清香,许是刚刚在外的夜风吹的头脑清醒几分,现在闻着熟悉的香气反而不适应了,脑袋有些重。
诸葛青摇晃着跌坐在沙发上,揉揉眉心:“这酒后劲儿真大。”
王也低着头走向诸葛青,诸葛青瞧他,王也瞧着地板,两人不语又是一顿沉默。
“道长真是太讲义气了,我这白吃白住的您还愿意收留我,我惭愧啊……”
“你在生气吗?”王也像是没听见诸葛青的话般,问道。
“生气?我生什么气?”诸葛青反问,脑子里突然回想到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强吻的场景,本就微醺了的脸颊,有烧上了一层红。
“山人哪会计较这么多,王道长愿给山人一个容身之处,山人感激都来不及……”诸葛青尽量回避着这个话题,想要转移到别的事上去,可又没什么好说。
“那刚才在那里,我……”王也倒是丝毫看不出诸葛青在躲避什么,刻意把诸葛青拉回来。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咳,这,不就嗑到牙了吗,我现在醉着呢,睡一觉就忘的干净。”诸葛青干干地回答,把从注视在王也身上的眼神有意识的收回。
“忘记么?”王也重复了一遍,“可我忘不掉呢……”说着压在诸葛青的身上,还没等反应就把唇覆了上去,在夜店里的确太急,牙齿是真的嗑到了,而此时王也的吻却异常温柔,有点像春雨绵绵滴在绿叶上,露珠会在叶尖滚动盘旋,可不会捅破叶片,只是轻柔的,轻柔的,厮磨在一起。
诸葛青却不淡定了,他的双手抖了两抖,但是不敢动,也不知道放哪,就挂在那里像狐狸蜷缩了爪子。
“青……对不起。”王也喑哑磁性的声音响起,他在道歉。
“什么?”诸葛青也懵了。
“我说对不起,以后我不说那过分的话了,你也不要没说一句就走人,你不知道那几个小时,我都多着急。”
“怎么?怕我被卖了?”诸葛青笑笑,“确实,山人这面相,就怕被拐去当鸭……”
“鸭你妹!呸呸呸,说什么呢,行啊老青够自恋的。”王也终是被逗笑了。
诸葛青眨眨快要合起来的眼珠子,开始坑道长了:“哎,我这也嗨的够了,酒醒不过来,咋整?”
“睡去(qi)还能咋整?”
“这腿,哎呦呦,动不得了,麻经抽着了。”
王也看看演的有些过的诸葛青,也没说什么,狐狸意思很明确了,从客厅到卧室不过几步路也娇气的走不得,要人抱咯。
王也刚弯下腰,诸葛青就环住他的脖子,“祖宗您慢些,腿不麻呢吗?”王也看看醉意十足的诸葛青,认命了。
“好了好了,搭把手,把门推开,进去。”
王也把诸葛青放倒在床上,刚要离开,诸葛青的手紧了紧,王也就被圈了下来,还好用手撑住了,否则又得亲到不可。
“老青,可以放开了,你睡就赶紧睡,别瞎闹。”
“这是王道长的房间?”
“嗯。”
“我今晚睡这儿?”
“嗯。”
“王道长是要和我一起?”
“嗯。嗯?不不不,我睡客房。”
“王道长……自己房间留着给客人睡,自己睡客房呐?那多不好意思。”
“没我这……”
“道长不是说,要收拾我的吗?”诸葛青戏虐的看看王也,笑的妩媚。
“靠,你醉成这样,记这些干嘛?”
“没办法,山人记性还是挺好的。我还记得,道长你,可吻了我两次。”
不清醒了,这下是真不清醒了。
“你赶紧休息吧……”
“就~不。”诸葛青翻身压住了王也,向他的颈口呼气,满身威士忌的醉人酒香,王也的喉结上下滚动,自己这是入了狐狸窝了啊……
“你不想睡了是不是?”王也嘴里放出几分威胁意味,可诸葛青就是喜欢无视这些本就危险的语气,谁让他是王也呢?最差能坏到哪去?
“唔……”笑的猖狂的狐狸嘴被堵实了,王也一手往人的衬衣里探去,一手已经解了诸葛青的头绳。
青丝未绾,魅惑成籍。
明明王也在下,占优势的居然还是他?不公平,太不公平。
诸葛青想想有些生气,惩罚性的咬了口他的嘴唇。王也吃痛:“怎么还带咬人的?”诸葛青笑了,低头又在王也锁骨,肩头,留下更多燃而不熄的火焰。
前戏做的够足,王也也在忍不住,变戏法似的在床沿抽出软膏,食指就着膏药就往里抹。身下清凉一片,还有不明物体的填满,诸葛青惊的全身都颤了颤:“为什么你有这玩意儿?”
“不然你想被痛死吗?”王也话一出,又觉不对。
“哦!你原对我早有所企图!”
“图图图图你个头啊,反正早晚是我的人,这是为你好!”
得,怎么说都他有理,我能如何?
王也见诸葛青一脸不爽的模样,欺身进入了他,他定是不适应这样的突袭,即使王也进去的很慢,生理反应的泪水依旧涌了出来,诸葛青痛的抓皱了床单,要不是有几分醉意,他清醒的话该会更痛吧,不能叫啊,叫了以后在王也面前怎么抬得起头?诸葛青咬的嘴唇泛白,可就是固执的不出声。
“痛还憋着呢?谁会听见?叫吧,我不嫌弃你。”王也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把话说全,诸葛青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但是他依然回怼了一句:“就…就您还…还嫌弃我呢,您…您当您活很好吗?”
王也一听这还嘴硬起来了,顾不得更多便整根没入,满意至极的听到诸葛青呻吟出声。
王也也不再怜香惜玉了,全心全意的为诸葛青带去痛快。
汗与泪的交融,在王也奋力一顶下达到顶端,王也最后留下一记吻痕后离开了诸葛青的身体。
“把你伺候好了,我倒也能图到个清净……”

评论

热度(54)